朦朦胧胧

一场旅程结束。就像是一场自我的蜕变。和陌生的人交朋友。走陌生的街道。看陌生的风景。然后慢慢卸下自己深重的防卫和倔强。让自己&


有点烦

我的社畜生活似乎并不太容易。 或许我并不是一个有什么伟大理想的人,也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。每次碰见别人夸我,心里的声音往往只ą


学会及时止损。

“你玩游戏么?” “玩啊,不玩的都是游戏毒品论的,跟不上时代的老傻逼。” “你真有品位,三观真正,我也喜欢玩游戏,你都喜欢ஐ